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帝心劫:毒后難為

更新時間:2019-07-04 09:30:22

帝心劫:毒后難為 連載中

帝心劫:毒后難為

來源:微小寶作者:滄海遺遺 分類:言情 主角:榮曦趙佐桓

小說主人公是滄海遺遺的小說叫《帝心劫:毒后難為》,是作者榮曦趙佐桓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戕害妃嬪,屠戮皇嗣,勾結外臣,穢亂宮闈,意圖毒殺皇帝,這是榮曦前世的罪名。為后七年,明明溫婉墩厚,克己恭謹,卻被冠上當朝第一毒婦的罵名,含恨暴死。 重生為妓,一朝歸來,在拌君側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除了蕭,還會什么才藝?”

????“奴婢還會跳舞,愿為陛下獻上一舞。”

????趙佐桓威儀的雙眸微漏一絲詫異,眼前的女子果然大膽,“甚好,盡管舞來。”

????“諾!”榮曦嘴角浮現一抹詭異的冷笑,想不到進展出乎意料的順利,遂盈盈一拜,撩袖折腰,舒展開四肢起舞。

????她原本的舞技就不錯,在蕭樂院待了三年,更是將宮廷舞跟民間舞的精髓巧妙集合,規矩中捎帶風情,盡管沒有伴樂,卻依然有種一舞傾城的感覺。自然,她的許多動作習慣都在刻意的模仿榮馨,故意引他入局。

????趙佐桓看著看著果真走神兒了,這個女子身上仿佛罩著另一個人的影子,總是不經意的勾起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。

????榮曦見他魂不守舍般的樣子,想來是陷入對榮馨的思念之中,“哼!想不到這么多年過去了,榮馨還是他心底的軟肋。”榮曦一邊舞著,一邊悄悄拔下了頭上的毒簪,慢慢的繞到了趙佐桓的身后,只等給他個措手不及。

????趙佐桓沉浸在往事之中,絲毫沒有留意身后的危機。

????“趙佐桓,今日你的死期到了……”榮曦心中暗呵一聲,手中碧光一閃,速雷不及掩耳之勢朝他脖頸兒扎去。

????這根淬了劇毒的碧玉簪,毒性兇猛,沾血即死,中毒者絕無生還可能。眼見還有二尺之距就要扎進趙佐桓的脖頸兒,千鈞一發之際,園口突然閃現一抹白影,隨即響起燕王趙瑾煜的聲音,“臣參見陛下。”

????趙佐桓聽聲回過神來,打眼一看是燕王,遂即轉換一副可親的笑臉,迎前兩步,“快免禮,九皇叔今日怎有空入宮?”

????突如其來的狀況令榮曦大吃一驚,行刺計劃也隨之失敗,腳下一個趔趄摔在地上,手中的碧玉簪脫手摔到了趙佐桓的腳旁。

????“啊--!”榮曦驚叫一聲,暗呼不妙,看著趙佐桓腳下的毒簪,心慌的厲害,今日只怕功敗身死了。

????趙佐桓跟趙瑾煜的目光聚在榮曦身上,氣氛有幾秒凝滯。

????先前的一幕都看在眼里,趙瑾煜此刻渾身起了一層又一層的寒栗,寒唳的眼眸如兩把尖刀扎在榮曦身上。他知道她的仇人在宮中,卻萬萬沒有料到,她的仇人居然是皇上。尤其這個伎子是自己從江都帶進京師的,不管她行刺是否成功,自己都要被牽連,戴上弒君的帽子,這怎能不讓人后怕,恨不得就地解決了榮曦。

????“怎么這么不小心,看來是舞技不佳啊!”趙佐桓彎腰撿起了龍靴旁的碧玉簪,見簪子摔出一道裂痕,拿在手中翻來覆去的把玩。

????榮曦見狀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,臉色煞白入紙。

????趙瑾煜屏住內心的慌亂,接口道:“陛下,伊美人如此失儀,怎配留在宮中伴駕,不如逐出宮去吧。”

???趙佐桓聽了,似笑非笑的看著趙瑾瑜,“倒是不必,伊美人苦心為朕獻舞,其心可佳。”趙佐桓說著,走到榮曦跟前朝她伸出一手臂,示意要拉她起身。

????榮曦極力壓制住慌亂,將手伸了過去,“奴婢該死,求陛下贖罪。”

????“你何罪之有?”趙佐桓面漏淺笑,那雙陰鷙的眸子分明透著洞察一切但卻故意按兵不動的意味,讓人更加惶恐難安。

????榮曦微頜眼簾,隱去眸子里噙滿毒恨的幽光,索性沉吟不語。

???趙佐桓轉而又看向燕王,“九皇叔可還事要奏?”

????趙瑾煜拱手行一平禮,“臣許久未給太后請過安,今日是特意進宮向太后請安。”

????“噢~,那就不耽誤皇叔去請安了。”

????“臣,告退!”趙瑾煜眼角狠狠的剜視著榮曦,警告她不要在有任何舉動,同時又暗暗捏著一把冷汗,心神不寧的退出園口。

????趙佐桓看著臉色煞白的榮曦,玩味一笑,“技藝有待提高。”

????榮曦聽了冷汗直流,大腦一片空白,剛剛的一瞬,他肯定已經知道自己是要行刺他,這話明顯是在警告自己,可是為什么不直接下令處死自己。

?????“怎么不說話了?你不是很大膽嗎?”

?????榮曦心一橫,“奴婢無話可說。”

?????“不怕死嗎?”

?????“奴婢命如螻蟻,生死又豈是自己可掌控的。”

?????趙佐桓聽了,心中無端生出一絲憐憫,伸臂將她削弱的香肩攔住,嘴唇湊近她的耳邊,“朕不會讓你死的。”

?????榮曦黯藍的瞳底閃出一絲驚慌,趙佐桓生性薄涼,暴虐殘忍,前世的自己深有體會,眼下只怕不知會用什么殘酷的手段折磨自己。

????趙佐桓不等她有所反映,彎腰一橫將她打橫抱了起來,親自將她抱上了龍攆。?

?????“擺駕太晨宮!”

??????“諾!”

?????園口隨行的宮人,太監見個個驚呆了,跟皇帝同攆,除了蘭貴妃,這個伊美人可是頭一份,尤其還是皇帝親自抱上龍攆。太監行首姜公公驚的瞠目結舌,暗嘆這個伊美人真有些手段,“陛下,是否通稟蘭貴妃一聲,陛下晚些過去用膳?”

?????“不必了!通知敬事房,今天不翻牌子。”言下之意,今夜選定了伊美人侍寢,其她妃嬪不必巴巴的盼著了。

?????姜公公聽了,更是驚的頭發稍都立起來了,暗呼完蛋,因為他已經偷偷派了小太監前去通稟蘭貴妃準備好接駕,好借機得臉討賞。這下皇帝突然不去了,這個臉是得不成了。蘭貴妃性子又不好,若因此事怪罪下來,失去這個比自己八輩祖宗都重要的大靠山,可真要活活哭死。

?????“呸!不長眼的東西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,連蘭貴妃的寵都敢爭,只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姜公公心里腹誹著,臉上卻是一臉獻媚討好,“陛下,該用午膳了,可要伊美人陪同?”能做到太監行首的位置,自然是千錘百煉的老狐貍,有時單憑皇帝一個細微動作,就已將皇帝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。

?????“也好。”趙佐桓的語氣極平淡,但眉宇間明顯帶著一絲歡愉,姜公公知道自己提的這個建議提對了,畢竟比起蘭貴妃,討皇帝的開心才是第一等大事。

?????十六人抬的奢華龍攆穩穩的走在去太晨宮的宮道上,榮曦心中忐忑難安,實在猜不透趙佐桓的心思。除此之外,心中還有另一個憂惑,從前趙佐桓身邊的行首太監是王公公,不知什么時候換成了他的徒弟姜公公,一般來說,皇帝身邊的近身大太監是打小就伺候主子的,遠比一般太監的地位高太多,一般不會輕易替換,除非是犯了大錯被皇帝罷免。

?????想到這里,榮曦心中更加的擔憂,前世她跪在太晨宮前苦苦求見趙佐桓。王公公心生惻隱,放了她進去,因此欠了王公公一個大大的恩情,倘若王公公是因為此事糟了牽連,那自己真是永遠愧疚難安。

?????須臾,龍攆抵達太晨宮,趙佐桓率先下了龍攆,轉而溫情脈脈拉著榮曦的手將她扶下龍攆,“小心,可別第二次跌倒。”

?????此話又是話中有話,榮曦聽了心里又是咯噔一聲,真想撕開偽裝不管不顧的上前跟他拼命,可是理智又告訴她,萬萬不可。

?????“謝陛下關懷。”榮曦心神平復些許,戲總歸是要唱下去,倒要看看他要耍什么把戲。

?????“餓了吧?陪朕一起用膳吧!小姜子傳膳。”

?????“回陛下,御膳已備好。”

?????陛下居然用了‘陪’這個字,而不是‘賜’這讓姜公公心里又忍不住琢磨起來,看來陛下對這個伊美人是很心悅的,既然皇帝心悅,那眼下對這個伊美人必須討好起來。于是立即又去御膳房通知加膳,從平日的八十八道菜肴增添到一百零八道。

?????御膳房的太監恭敬的端著珍饈佳肴陸陸續續的進來,一旁的試嘗太監,用銀筷子將每道菜肴都先試吃一口,才陸陸續續的擺上膳桌。

?????“愛吃什么?朕夾給你。”趙佐桓語刎很溫柔,仿佛怕她會被嚇到。

?????榮曦心中一陣恍惚,眸子郁冷的看著趙佐桓,他的臉依舊是從前的模樣,英挺,俊逸!歲月已經為他退去了年少輕狂時的浮躁,換而代之的是溫潤如玉,不怒而威。只是前世時難得見他一面,偶爾見了,他也總是一臉的冷漠和不耐煩,更別提跟他一起用膳了。而今這樣倒讓這讓她心里生出無盡的悲涼。

?????“陛下,奴婢的玉簪是母親生前的遺物,陛下可否還給奴婢?”

?????趙佐桓聽了,揚眉一笑,“簪子已經摔裂了,朕命人修復好在還你,來嘗嘗這道桂花鱈魚。”說著,趙佐桓親自夾了一塊兒鱈魚遞到了榮曦跟前的玉盤里。

?????“奴婢~,謝陛下隆恩。”榮曦想趁機要回玉簪,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,再要下去就有種不打自招的感覺了。

?????正好前世自己最愛吃這道桂花鱈魚,反正都不知等下還有沒有命活,能做個飽死鬼總歸好過餓死鬼,再說吃飽喝足了才有精力報仇,于是拿起玉筷子將鮮嫩的魚肉送進了口中。

?????姜公公在一旁看的心急火燎,這個伊美人可真是不曉事,這是多么大的造化能跟皇帝一起用膳,還不麻溜的使出渾身解數侍候陛下愉快用膳,反倒讓陛下給她夾菜,真真是個蠢貨豬腦,這樣的主,便是承寵怕也難有幾天。

??????

小說《帝心劫:毒后難為》 第十三章 行刺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空間小說
  2. 校園小說
  3. 穿越種田小說
  4. 古代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气冲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