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爺,妾身要無禮了

更新時間:2019-07-03 18:06:34

爺,妾身要無禮了 連載中

爺,妾身要無禮了

來源:微閱云作者:千亭 分類:言情 主角:素素金子秋

千亭是小說《爺,妾身要無禮了》里的主角,本小說的作者是素素金子秋,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:她只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歌妓,卻不幸生在風云變幻的年代,為了活著一心只想爬上貝勒爺的床,慢慢的接觸之中,她才發現,貝勒爺慢慢教會了她太多。他身在泥濘也是滿身光芒,而她就算懂得再多,也還愿為一人飛蛾撲火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我從來未曾見過金子秋這般盛氣凌人的模樣。

是因為嵯峨博文是東瀛人的緣故?

還是因為嵯峨博文坐了原本應當是金子秋的上座……

白燕子比我跟在金子秋身邊的時間長,碰到這種情況也機敏一些。低聲勸著金子秋。

“貝勒爺,犯不著為幾個東瀛人動氣兒。”

嵯峨博文也是聰明人,他微微笑了笑。

朝金子秋鞠了一躬,板正地說:“如果在下有什么禮儀不當之處,還請貝勒爺海涵。”

金子秋抬起眼睛來,目光在嵯峨博文和他身后的東瀛人身上逡巡了一圈,忽然微微笑了一聲。

他這一笑,我心里就松了一口氣。

可緊接著,不過是一兩秒鐘的功夫,我的心又提了起來。

金子秋淡淡地說:“李掌柜與貝勒府素來有淵源。如今既然同在京城城中,便不勞煩嵯峨少佐費心了。”

金子秋的意思是……要由貝勒府來接手操辦李掌柜的喪事。

這倒也合情合理,嵯峨博文挑不出什么不是來。

嵯峨博文被金子秋撂了面子,面上也沒有顯露出十分惱怒的神色來。

他又回到座位上,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,微微笑著說:“早就聽聞金貝勒風度翩翩,一表人才,是不世出之少年英才,如今親眼得見,才知曉,傳言誠不欺我。”

他說話有些文縐縐的,咬文嚼字的感覺。

我站在金子秋身后,一是覺得腿麻,二也是心中有點恐懼出現在這個地方。

可偏生金子秋一點要走的心思都沒有,一時半會兒我也猜不透金子秋為什么非要我陪他出現在這個場合,便也只好咬牙忍著。

早就有李府機靈的下人來重新給金子秋換了茶。

金子秋端著茶,周身冷凝氣勢收起來,又成了那個往日里風流倜儻的公子哥兒。

他撇了撇茶葉浮沫,語氣平靜:“現今海禁一開,你們倒是往來也方便了些許。嵯峨家族,我也是有所耳聞。”

嵯峨博文好像一愣,沒有想到金子秋會主動提及他的家族。

但他頓了頓,又是謙卑一笑:“我嵯峨家雖是在華族中排不上名次,能入金貝勒您的耳,也是榮幸之至。”

金子秋笑了笑,并不接他的話。

李夫人連忙插嘴,一臉弱不禁風,扶著心口:“你們大老爺們談正事,妾身婦道人家不便摻和,不如先移步去花廳,妾身吩咐下人們上些果盤點心,貝勒爺再同嵯峨先生長談……”

如此甚好,我站在金子秋身后,只能看著他的后腦勺。

偏生又正對著嵯峨博文看過來的眼神,實在是不好受。

即便去了花廳我還是得站著,總歸能活動活動腿腳。

我們抬步去了花廳。

李府花園敞亮長廊曲折,東瀛人請金子秋先行,金子秋也不會跟他們客氣。

我跟白燕子跟在金子秋身后。

白燕子忽然鬼鬼祟祟地對我使了個眼色,低聲對我說:“你機靈一些。李府跟東瀛人湊到一塊,可沒什么好事。”

花廳落座的時候,我識趣地跟白燕子在金子秋身后一左一右站好。

嵯峨博文落座后,眼神卻頗有深意地打量了我們一番。微微笑著開口:“方才正廳,是在下失了禮數,未能請貝勒上座。”

他頓了頓,又說:“李夫人驟失夫婿,心中悲痛,一時亂了安排,還請貝勒爺體恤,不要怪罪于她。”

我暗暗聽著,心里又嘆,這人看來不是傻,而是城府深到了一定程度。

幸好金子秋也不是什么善茬。

不過如今看來,高門權貴之間的算計步步機鋒,確實不是我們這些煙花巷子的姑娘耳聽所聞的陰謀詭計能比擬的。

我往后在貝勒府過日子,就更得處處小心,步步為營,在金子秋面前掙出份體面來。

嵯峨博文卻又開口:“今日能在李掌柜葬禮上遇到金貝勒,在下還有一樁生意,不知道貝勒感不感興趣?”

金子秋懶懶抬眼看了嵯峨博文一眼:“說。”

嵯峨博文笑了笑,站起身來,從懷中掏出一封文書。親自走過來雙手奉給金子秋,說:“日進斗金的生意,貝勒爺是做大事的人,手中豈能少了銀錢。這是一份文書,貝勒爺不妨過目一下。”

金子秋接過了文書,我站在金子秋的身后,眼睛只要微微向下一瞥,也能看得分明。

……

赫然清楚的幾個字兒。

大煙館。

我倒抽了一口涼氣,死命掐著自己的手心,不叫自己失態。

東瀛人竟然想拉著金子秋一同開大煙館!

大煙我是知曉的,南邊靠海的叫它“鴉片”,我們這兒叫“大煙”。跟水煙筒子又不一樣,燒錢,也燒命。

樓子里頭,抽了大煙,死的痛苦萬分的。無論是姑娘還是客人,我都見的不少……

這玩意兒上癮,阿媽就好抽大煙。她老待在一個小屋子里頭,往榻上一靠,一抽大煙都能抽一下午。說是云霧繚繞飄飄然的感覺。

阿媽自己也清楚這東西沾不得。她自己是年輕的時候被恩客誘惑了,抽了一口,從此再也戒不掉。但也清楚這不是好東西,放了狠話,我們樓子里的姑娘,一律不許沾大煙。

只要有沾著大煙的,甭管是不是頭牌,立馬摘了牌子,扔雜役房里,任人玩弄,死了也不管。大煙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傳過來的。我小時候還聽說南邊有個林大人浩浩蕩蕩地,又是“禁煙”、又是“銷煙”。

朝廷也下了律令,要嚴管大煙。

東瀛人這時候找金子秋開大煙館,是什么居心?

小說《爺,妾身要無禮了》 第8章 暗潮洶涌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輪回重生小說
  2. 驚悚懸疑小說
  3. 校園小說
  4. 女強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气冲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