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農門小娘子

更新時間:2019-07-03 18:00:27

農門小娘子 連載中

農門小娘子

來源:微小寶作者:安琪靜兒 分類:穿越 主角:安錯錯楊大豐

主角是安琪靜兒的小說叫做《農門小娘子》,是作者安錯錯楊大豐所編寫的穿越架空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穿越來就被污蔑謀殺親夫,好容易死里逃生卻發現親夫是個憨厚老實的,本想自己拼搏罩著一家,親夫卻在軍中混出頭,一躍成為大將軍,還有幸居住到天子腳下。曾被當做草芥的安錯錯翻身農奴把歌唱,背靠親夫這座大山,手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放開老子!不然老子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!”那人仍舊吐著不干不凈的叫囂聲,看來背后果真是有人。

初來乍到,安錯錯也不想把事情鬧大,畢竟前腳才剛得罪了霍家酒樓,這后面可不能再得罪別人了。

還是趁著雙方沒打起來,趕緊說幾句話和平了事!

“這位大哥也不必動怒,小女子只是見這位姑娘可憐,想問幾句話罷了。”說著,她便用手指戳了戳楊大豐結實的臂膀,示意他先松手再說。

楊大豐接收到示意,冷峻的臉上一雙泛著寒意的眸子這才松動了些,重重的甩開那人的手腕,冷哼一聲,身子卻絲毫未挪動。

安錯錯知道他這是在保護她,心下不由得一暖,這樣的楊大豐似乎還是她第一次看見。

不似平時那般寬厚,臉上總是露著善良。今天的楊大豐就像是一匹冬季夜晚的狼王,眼睛散發出滲人的幽光,目光所定格之處皆讓人為之一顫。

“她爹已經把她賣給老子了,老子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,你們就是鬧到官老爺那也不頂用!”他可算是看出來了,眼前的兩人是準備給他個巴掌再給個棗兒!

安錯錯眸光一轉,機靈的光芒在眼中打著轉兒,嘿嘿的笑了聲:“反正你們都是要賣的,那不如就賣給我?”

此話一出,不僅周邊看熱鬧的百姓們都驚訝的張著嘴,就連面露寒色的楊大豐與那惡人也都表示驚訝。

家里本就窮的都快揭不開鍋了,一家老小都坐在家里等著吃飯,哪里還有閑錢去買個姑娘家回去?不過即是自家娘子開的口,他也就沒有反對的理由。

即便是有,也不能現在提出來。

女子聽見安錯錯要買下她,眼底的驚愕之情顯露出來,剛準備開口道謝,就瞧見安錯錯與楊大豐一身縫著的大大小小補丁的粗布衣裳,頓時轉言相勸,“小女子在這里謝過二位了,只是……”

她面露難色,雙目在二人身上打量了眼后便猶豫了起來,不用問,安錯錯也知道她在顧慮什么。

明明都已經身處絕境,卻還是在替別人著想,安錯錯愈發的覺得剛才的決定是對的。

那人輕蔑的不屑道:“我看你們還是好好的滾回去種田罷!別再這里丟人現眼,到時候若是拿不出銀子來可別說老子沒給你們顏面!”

也不管安錯錯是否認真的,那人罵完后拉著女子就要走。

原本他也不想就這樣輕易的放過半路橫插一手的安錯錯,但是對于渾身上下散發著寒意的楊大豐……他確實有些忌憚。

反正結果都已經定了,他也不需要和兩個鄉野村夫計較!只當他們是不懂禮數。

見人轉身就要走,安錯錯實在不忍心看到女子眼底的絕望,不忍繼續出聲道:“慢著!”

那人這次是真的不耐煩了起來,要是惹毛了他,當心明天就去把他們家的茅草屋給掀嘍!

“不如……我們就買下她吧?”安錯錯在楊大豐耳旁低聲說了句。

第十二章腦瓜子疼

買下她?適才他只以為自家娘子正在氣頭上說笑,如今看來她是真的有了這個打算。

“若是我們有充足的銀子也不是不可以,只不過……”楊大豐遲疑的擰著眉頭,抬起視線望著面前一幫人。

對方一看就是那種混吃混喝的江湖混混,要是他們提出買下她,恐怕對方也會獅子大開口一番。

安錯錯將他的矛盾看在眼底,便不動聲色的在他耳旁小聲的嘀咕了番。

那人本就沒什么耐心,若不是還對楊大豐有些忌憚,早就甩袖子走人了,哪里還有閑工夫真的站在這里陪他們玩!

“老子告訴你!哎呦呦!快放手!”那人剛涌起囂張的氣焰伸出手指指著安錯錯,下一刻就嚎起豬叫般的慘叫。

楊大豐一手狠狠的掰住他的手指,僅僅只用了五成的力,那人就已經疼的臉色慘白,其他幾人見狀也不敢輕易上前。

“我家娘子在問你,賣或是不賣。?”此時的楊大豐也來了興致,半揚著唇角,語氣幽然。

“這這這!這姑娘可是我花了二十兩白銀買回來的,你們若是真的要買,那便加十兩銀子,我賣你就是!”那人只知道手指快要被對方掰斷了,也不顧得其它,說完便又開始求饒起來。

一個普通姑娘家能賣三十兩銀子這樣的天價?不用說也知道這人定是又在獅子大開口!

楊大豐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度,一陣好比殺豬般的慘叫聲震破整條街道,引得老遠的百姓們都忍不住紛紛跑了過來。

當中有人認出那人是街頭出了名的為非作歹的混混,便開始指頭論足起來,“這不就是那個小霸王么?平時搶人家東西也就罷了,如今還搶起黃花大閨女起來了?”

“就是就是,前幾天我還見他老是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勾當呢!”

人群中,議論的聲音越來越特多,繞是一貫作威作福的街頭霸王也都不免感到難堪窘迫。

“你說謊!我爹分明是被你活活逼死的!那張賣身契也是你自作主張,按著我爹的手指印下去的!”女子見人多了起來,也不顧心中的怯意,張口就道出了原委。

那人一慌,面上的怒色更加明顯,“你給老子閉嘴!還想不想給你爹收尸了!”

若不是因為她那苦命的爹還躺在茅草屋里沒人收尸,她早就逃跑了。

“多少銀子賣。”楊大豐冷不丁的冒出一句,手腕上的力度不免隨著加重了幾分。

“二十兩!”那個哎呦的慘叫著,直呼饒命。

安錯錯唇角一勾,這二十兩銀子,即便她能拿的出來也不會白白的給了這種為非作歹的惡人!

“一手交銀子,一手交賣身契。”她伸出長著細繭的手心,模樣甚是俏皮。

陽光下的安錯錯眼底映著一抹得意,本就生的好看的面上又因為多了絲笑容而變得更加奪目,尤其是楊大豐看的都挪不開眼了。

那人雖不甘心,卻仍舊說了句:“我得見到銀子!”

說好的一手交錢一手交人,他可沒那么傻,直接把賣身契交給他們!要知道在這里,一張白紙黑字的賣身契可比一百句話來的都鏗鏘有力。

安錯錯倒也不惱,不緊不慢的從腰間接下一個純色單調的荷包來,“喏,這里是二十兩銀子,賣身契拿來。”

誰知道那鼓囊囊的荷包里究竟是什么,看他們一副窮酸樣,他可不能信!

“你先放開我再說。”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放開他再說,再這么掰下去,估計他的手指真的就要斷了。

楊大豐看了眼安錯錯,隨即松開手,“賣身契。”他的話似乎比安錯錯更加有用,只見那人縮著一根手指,小心翼翼的將賣身契從懷中掏了出來。

安錯錯一把奪過,鋪開看了起來。

“這是否來自你爹的手印?”

女子一見上面印著的正是那已經死去的爹爹手印,眼淚便更加不爭氣的落了出來。

“刺啦——”安錯錯二話沒說,張手就將紙張撕了個粉碎!

都什么年頭了,還興賣身契這種東西。

原本那人拿了銀子也不想與倆人計較,怎料拉開荷包的繩子一看,里面竟然只是一些破石頭!

清楚的捕捉到對方臉上涌起的怒意,安錯錯不由得咽了口口水,往楊大豐身后縮了縮,“這買賣人口本就是觸犯了律法,如今我這里有五兩銀子,你們拿去便是。”

她重新從懷中掏出一枚銀錠丟于那人手中,見對方仍是一副被耍了之后的余怒,便繼續道:“我相公也不是吃素的,想必剛才你們都已經見識過了。”

那人悄悄的瞥了眼不好惹的楊大豐,咬著牙惡狠狠的道:“咱們走著瞧!”

“把人給他們!”說完轉身就走,只留下一個氣沖沖的背影。

完了,安錯錯暗暗懊惱,看來他們這是又惹了一幫看起來很不好惹的人。

周邊的百姓們因為烤串都識得了安錯錯,這下見她不僅得罪了霍家,又得罪了街上的霸王,紛紛忍不住上前勸道:“我看你們還是少來這集市上了吧。”

得,該說的都說了,看熱鬧的百姓們也就哄散了去。

“小柔叩謝二位恩公!請受小柔一拜!”說著就重重的叩了幾個響頭。

安錯錯哪里受過這樣的大禮,當下便扶她起來,后面才了解到原來她是附近村子里的一戶人家,那惡霸見她生的清秀,早就起了歹意。

這不,好不容易等到半病垂危的老頭子馬上就要咽氣了,就領著幾個人氣勢洶洶的跑到了茅草屋里去,強硬著在賣身契上摁下了老頭子的手指印。

看著在方桌前來回穿梭行走的小柔,安錯錯真是覺得把她買下來的決定是對的。

眼前的女子不僅勤快的緊,而且腦袋聰慧反應也極快,雖然身為女兒家,但是和客人打起交道來卻是一點也不含糊扭捏。

只是……安錯錯不禁犯起了愁,她要怎么去跟娘說他們平白無故的買下了一個姑娘的事。

每每想到這,她就覺得腦袋瓜子分外的疼。

小說《農門小娘子》 第八章 息事寧人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民國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搞笑小說
  4. 神仙妖精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气冲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