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大佬,聽說你克妻

更新時間:2019-07-03 16:50:17

大佬,聽說你克妻 連載中

大佬,聽說你克妻

來源:微小寶作者:垂絲海棠 分類:穿越 主角:云蓁韓木笙

主角叫垂絲海棠的小說是《大佬,聽說你克妻》,是作者云蓁韓木笙創作的穿越架空風格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現代古武家族傳承人云蓁遇雪山崩塌而亡,魂穿架空時代大武王朝,身無分無,身中劇毒,人見人棄,不得已厚著臉皮賴去一冷冰冰的男人家暫住。只是,這偏僻鄉下男人好像惹不得啊,他竟然被得道高僧預言“克妻”!怎么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聽著韓青梅抹著眼淚將家里的情況說完,云蓁臉都黑如墨汁了,這都是什么冷血極品啊,自己的長子長媳都因小兒子而死,還將三個半大的孩子趕出家門,那個死老太婆真的心太毒了。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惡人在,她也不怕死后連厲鬼都不放過她啊。

不過既然木頭他們大房跟這個冷血祖母關系不好,那她回頭收拾她就不用顧忌什么了。

哼哼,云蓁可是個睚眥必報的性子,那老太婆是第一個罵了她打了她的人,她不收回點利息就不叫云蓁了。

只是,現在嘛,戰斗力太差了,還是身子骨太弱的緣故,只得請求幫助:“青梅,你能幫我去喊郎中過來一趟嗎?”

韓青梅沒有多問,點了點頭,頂著下午最烈的太陽出門了。

云蓁在床上打坐了一刻鐘左右,外面就傳來了兩道腳步聲,很快就一個背著藥箱留著小胡子的中年男人進來了。

韓青梅緊跟著身后,主動給她介紹:“云蓁,這是李郎中,之前也是他給你開的藥。”

云蓁也不知道古代的禮儀是什么樣的,不過還是站起身了,嘴角漾著淺淺的笑容:“李郎中,之前謝謝您的出手相助,云蓁感激不盡。”

李郎中點頭朝她笑了笑,這個小姑娘雖然一臉病容,可很有禮貌,長得也很漂亮清秀,從言行舉止看,家庭出身應該很好,“云姑娘客氣了,這是大夫應做的。”

韓青梅已經搬開一條板凳,邀請李郎中坐下,又去外面倒了兩碗白開水過來給他們,乖巧的站在一旁候著。

“李郎中,先前我一直昏迷,還沒給您診費和藥錢,您看需要多少?”云蓁掏出那個小荷包,看里面有點碎銀子,還有不少的銅板,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多少錢。

“三十文錢,木笙已經給過了。”李郎中端著水喝了一口。

云蓁再白癡也知道一文錢是一個銅板,將荷包里的銅板倒出來,數了三十個給韓青梅:“青梅,這是三十文錢嗎?”

韓青梅一愣,想起她失憶的事情,笑了笑:“是的,是三十文。”

“給你。”云蓁遞給她,又拿出里面的小碎銀子出來,詢問:“這是多少錢?”

李郎中盯著她看了好幾眼,心里疑惑著,這小姑娘連錢是多少都不知道?可她剛才數錢數得很麻溜啊。

“云蓁,你手里的兩塊碎銀子剛好一兩銀子。”韓青梅眼睛看著那銀子都發亮了,她還沒見過這么多錢呢。

云蓁明白了,一塊小碎銀是半兩,相當于五百文錢,看大夫是三十文,那她這點錢省吃儉用些還可以用些日子。

只是,還需要看病,她只得轉頭跟李郎中打聽:“李郎中,您之前檢查過我的身體,應該知道我的情況。我也是久病成醫,算半個大夫,體內的毒必須盡快解掉,我自己有解毒的方子,今日請您過來,是想要請您幫我抓藥。”

她跟在義父身邊多年,多少也學了點皮毛醫術,她體內的毒并不嚴重,只不過是拖垮摧毀她的身體而已。

李郎中眉頭微挑,見她說話自信從容,清脆的聲音擲地有聲,身上有種讓人足夠信服的魅力,他直接就應下了此事:“行。姑娘,只是有些話要跟你說清楚,這個方子是你自己提供的,回頭若是出了什么事情,這個我可...”

云蓁明白他的意思,落落大方道:“李郎中,這個您放心,不管成與不成都與您無關,我只是拜托您幫忙購買采集藥材而已。”

見她如此知分寸,李郎中笑了笑,從藥箱里拿出紙筆來,“云姑娘,你說,我先記錄下來。”

“我來寫吧。”

云蓁跟著義父學過毛筆字,她的字體娟秀中透著幾絲銳利,行云流水間就寫下了一連串的藥名。

李郎中和韓青梅都微微驚訝的看著她,更加確定了此女出身不凡,能習得一手好字的姑娘肯定是高門大院里培養出來的千金大小姐,而她身上中毒,身體羸弱不堪,更讓他們猜想到她是被人陷害了。

寫完后,云蓁將紙遞給他,“李郎中,您看看,這些藥總共要多少錢?”

李郎中拿出隨身攜帶的算盤,噼里啪啦的撥打著,最后告訴她:“云姑娘,這些藥前面五種都比較貴,合計起來得八九十文一貼,而你這里需要二十貼,總共得近二兩銀子。”

云蓁微微呆滯,她身上才一兩銀子呢,等會兒還得租房,看來只得慢慢來了,她掏出一塊碎銀子給李郎中,“李郎中,那麻煩您先給我抓五貼吧,其他的錢我過幾日再給您。”

李郎中也沒多問她怎么在短時間內掙到錢,別人的私事他自然不會多打聽的,接過銀子應下了此事:“云姑娘,大部分的藥材我家里有現成的,有幾味珍貴的得明日去縣城藥鋪里買,還有這兩樣我得到山里邊去找,所以還得等上一天才能送來。”

“可以,沒問題。”雖然解毒迫在眉睫,也不急于這一日的。

李郎中收起紙筆和藥方,正準備還和她說話,屋外突然傳來尖銳的叫罵聲:“青梅,聽說那個短命鬼醒了,既然沒死,你就快點把她趕出去。這種短命鬼不要死在我們老韓家,給我們招來晦氣,影響福安日后的仕途,要死也死到外面去當孤魂野鬼。”

韓青梅眉心緊鎖了起來,一臉厭惡的看著外面那張牙舞爪的人。

云蓁原本是坐在凳子上的,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和惡毒的咒罵,她肚子里的火氣直沖到頭頂,猛然站起身來,在屋里兩人還未反應過來下,她三五幾步就沖到了趙氏面前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原本還中氣十足在叫罵的趙氏根本沒看清她怎么走到面前的,見她虛瞇著雙眼盯著自己,突然就心慌了。

“干什么?揍你這張臭嘴。”云蓁一雙澄澈的烏黑眸子里一片暗沉,仿佛是一個無底的黑洞,要將對方給吸進去吞噬掉,她伸出右手突然狠狠一巴掌拍過去。

啪!

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。

趙氏很明顯被她這一巴掌打懵了,感覺到牙齦都痛了,聲音更尖銳刺耳:“你,你個短命鬼敢打我?”

啪!

啪!

雙手左右開弓,連扇兩個巴掌。

“住手!”屋內原本在看熱鬧的韓家人齊齊沖了出來,其中一個高大的男子厲喝一聲,自家老娘被一個來歷不明的死丫頭狠揍,他們若還能看戲就枉為人子了。

云蓁冷冰冰的眼睛掃了他一眼,那冰柱般的眼神好像要將他給射穿,嚇得他驚慌的停在五步之外。

趁這個空檔,云蓁輕巧的繞到老太婆身后,一手揪著她的頭發,一手將她頭上的銀簪拔了下來,抵在老太婆的脖頸間,只要稍稍用力就可送她去見閻王。

“啊...”她這動作將韓家的女人齊齊嚇一跳,連跟過來的韓青梅都臉色發白了。

“你,你,你不要亂來。”站在對面的男人一臉驚慌,這個死丫頭竟然是個練家子,還是個不怕死的。

被揍得暈頭轉向的趙氏這會兒還只顧著被扇了耳光,大喊大叫:“福安,立文,立武,你們快點來幫忙啊,她竟然敢打我,快打死這個短命鬼。”

還敢罵她,云蓁一腳踹在她小腿的穴位上,直接將她踹翻在地上,吃了一嘴泥。

她單膝壓在她的后背,手中的銀簪已經飛快抵了脖頸間,用力深刺入了一分,還流出了一絲血跡。她抓著對方頭發的手往后一拉,將她吃著滿嘴泥巴的頭仰向天空,雙眼銳利森冷的盯著她,身上散發著讓人無法忽略的雄渾殺氣,聲音冷如冰渣:“死老太婆,你再罵一句,本小姐就送你上西天。”

“我,我...”趙氏這會兒總算是把腦子給找回來了,看到她冰冷的眼神嚇得竟然打了個哆嗦,只覺得一股冷意從腳底升起,褲襠不由得一濕。

難聞的尿騷味充斥進鼻尖,云蓁暗罵了一句“慫貨”,手里的銀簪又加重了幾分,輕飄飄的話語如同一陣寒風穿過她的皮肉,直達入骨髓深處,“死老太婆,你是第一個罵我打我還活著的人,本小姐今日算是落毛的鳳凰不如雞,想要殺你也易如反掌,你要不要試試?”

趙氏只覺得一股陰寒之氣順著脊椎骨襲向心口處,渾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,腦子里一團漿糊,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,舌頭也好似被凍住了般。

“你,你不要亂來。”鄉下人基本上沒見過世面,韓福安一個讀書人也沒見過這種場面,站在原地一步都不敢走,只得嘴上喊上一句。

跟在他后面的胖女人膽子明顯大點,扯著嗓子大喊:“你若是在這里殺了人,自己也逃不掉。”

“是嗎?”云蓁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好似一潭看不見底的水,波瀾不驚,嘴角勾起一抹譏笑:“李郎中都說我時日無多了,可我今日在這里殺幾個人的本事還是有的,有你們黃泉路上作伴,本小姐在陰間也不寂寞呢。”

“你...”胖女人很明顯被她的話嚇到了,也感覺自己好像被一條毒蛇給盯上了,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縮了縮。

韓福安瞪了她一眼,梗著脖子道:“你要怎樣才能放我娘?”

云蓁冷冷的掃了一眼他們住的這大房子,心里很是諷刺,輕飄飄的說出自己的要求:“這個死老太婆罵了我,打了我,害得我花了那么多醫藥費,你們不該賠償嗎?”

“你...李郎中,多少錢?”韓福安想著她是要錢,現在這種情況只能給。

李郎中還未說話,云蓁就搶先一步說道:“一兩銀子。”

“什么,一兩銀子,你怎么不去搶,你這是訛錢。”那胖女人又跳出來了。

云蓁手里的銀簪又刺進去了幾分,這下趙氏脖子上的血流得很明顯了,整個院子里的人看得很清楚。

溫熱的血流在皮膚上,不用她開口,趙氏就慌張大喊:“給,給,給錢,快點給她錢。”

小說《大佬,聽說你克妻》 第七章 左右開弓收拾趙氏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歷史小說
  2. 靈異小說
  3. 言情小說
  4. 奇幻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气冲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