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玄幻 > 天元冥君

更新時間:2019-07-03 14:26:33

天元冥君 已完結

天元冥君

來源:掌中云作者:小妖 分類:玄幻 主角:李興蘇麗

主角叫小妖的書名叫《天元冥君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李興蘇麗最新寫的一本玄幻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生前的李興是個文弱書生,想不到穿越后還是個廢物。一次受傷后奇異的復原讓他找到練功的新法門,以練血、練氣、練神、法天和九陽為修行方式,由淺入深,錐刺股,刀割肉。從此他開始了一條自虐加受虐的修行之路…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從記憶中了解,李興知道,后天經絡縱橫交織,分為六重。第一重為皮經,位于體表最表面。打通皮經,可使血氣運行于體表,提高感應力,增強抗擊打能力。

對于多數人而言,想要打通皮經,使得血氣通貫體表,需要兩三年時間。當然也有資質絕佳之輩,數月甚至幾天時間,就可全部打通。

此刻,李興引導血氣,滲透至右臂的體表,細致地搜索皮經的位置。這一過程十分枯燥,必須集中全部精神,對于心力的消耗極大。

一天,兩天,李興一無所獲,但他并沒有放棄。

自從那日聽血成功之后,他就知道,如今的他,已經不再是不能練血的廢物,而是頗有練血的資質。

“前世我是一個平凡之人,今世卻得到這樣一個成就不凡的機會,又怎能輕易的錯過?不管有多少艱難困苦,一定要堅持下去!”

三天,四天,高度集中精神,使得李興十分虛弱。由于血氣沒有找到皮部經絡,通行之處,猶如針扎刀割他的手臂,產生強烈的痛楚感。

李興性格堅韌不拔,認定了目標,絕不會放棄,一如前世。所以,他強忍痛苦,繼續尋找經絡。

李興體內的血氣,尚未進入經絡系統之中,僅僅是位于丹田部位。經絡好比是血氣運行的道路,如果沒有道路,血氣只能橫沖直撞,不僅對身體無益,還會造成難以預料的傷害。

而想要找到經絡,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經絡入口到底在什么地方?為什么無法找到?”已經第七天了,李興仍然一無所獲,整個右臂的皮膚,因為血氣的沖擊,而腫脹起來,稍一碰觸,就像刀割一樣的疼痛。

李興終于停止了修煉,他現在才意識,練血并不容易。記憶中,也沒有練血成功的經驗。

“如今,只能去找李自然,他是練氣層次的高手,一定知道如何找到經絡。”想到此處,李興七天來,第一次走出石室。

紫竹林,比以往更加安靜了,張忠的死,讓這里一片死寂。

竹林深處,那竹樓靜靜聳立,李興的父親李自然,就住在竹樓之上。

沉吟了片刻,李興踏著斜置的竹梯,一步步登上竹樓。腳踩在竹梯之上,發出“吱呀吱呀”的聲響,在此安靜的環境下,聽起來十分刺耳。

李興行事果斷,上前挑開竹簾,大步走入竹廳。

廳內,最顯眼的位置擺放了一張竹椅。李興感覺,這竹椅和前世的安樂椅并不多,可以斜躺下來休息,還可以前后搖晃。竹椅一旁,有一張竹桌,上面擺放著一個酒葫蘆。

一名中年男子,臉上滿是黑森森的胡須,依稀有俊逸的風采。身上的青袍十分破舊了,沾滿酒漬。他半閉著眼,躺在竹椅上,一動不動,似乎已睡著了。

這就是練氣層次的大高手,三義園的奇才,如今卻是名副其實的酒鬼。

李興長久地凝視著這個中年人,心中忽然騰起一股怒火。一個人遇到挫折,那就去面對,哪怕注定失敗又何妨?像他這般一蹶不振,像個行尸走肉一般,簡直就是懦夫!

攥緊了拳頭,李興筆直地站在李自然面前,良久之后,他喉結微動,發出一個沉悶的聲音:“父親,張忠死了。”

李自然不為所動,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李興在說什么。

李興拿過酒桌上的酒葫蘆,他晃了晃,葫蘆中已無酒。

臉上透露出一種嘲弄之色,李興緩緩道:“酒這東西,可以讓人醉。父親,這些年來你一直喝酒,每日酒醉,可曾忘記了心中的惆悵?”

“醉酒如夢,夢醒之后,仍要面對現實,不是嗎?”李興狠狠把葫蘆往竹桌上一砸。

“乒!”

葫蘆碎成千百塊,被李興丟在地上。

似乎被噪音驚醒了,李自然睜開了眼,他醉眼朦朧,疑惑地看著李興,似乎在問:你為什么打碎我的酒葫蘆?

“張忠死了。”李興語氣極淡,“那個侍候你十幾年的忠仆,被人活活打死。而且十天前,我割腕自殺,沒有成功。父親,這些事,你知不知道?”

李自然的眼睛閉上,好像又要睡去。

李興眼中燃燒起怒火,他一字一句道:“李自然!你不是個有擔待的人,我很瞧不起你!”透出一絲冷笑,李興伸手探進李自然懷中,摸出兩本書。

書都是線裝冊子,已經很古舊了,一本是《天雷血經》,一本是《天雷武經》。此二經,一直放在李自然身上,李興可以從記憶中得知。

但由于李興連是“聽血”一關也做不到,所以根本沒有資格修煉這兩本書上的東西。

據張忠說,李自然當初就是修煉了《天雷血經》、《天雷武經》,從而一路突破。同為練血,但練血的手法,各家有各家的特點。

奧妙之處在于,不同的血氣運行的形式,會產生不同的效果。天雷血經,可以極大發揮血氣的殺傷力,出手之時,猶如雷霆爆發,天雷降世,因此而得名。

拿了書,李興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竹樓,他要去修煉,沒有時間與李自然廢話。

李興轉身的剎那,李自然忽然睜開了眼,射出兩縷凌厲鋒銳的奇光。若是有人看到他的目光,一定會震驚無比,這種目光,只有十分強大的練氣士才會發出。

李興回來的路上,遇到了李虎,這少年抱了兩件衣服正往竹樓跑。李虎生得濃眉大眼,十五、六歲年紀,并非是紫竹宛的仆人。

張忠死后這段時間,一直是李虎在照顧李自然。

忽然撞見李興,李虎一喜:“興少爺,你出來了?”

李興走上前,拍拍李虎肩膀,真誠地道:“李虎,謝謝你!”

李虎呆了呆,慌忙道:“興少爺千萬別這么說!小時候我娘病了,還是興少爺出錢治好的,如今興少爺遇到了困難,我怎么能袖手旁觀?”

李興點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他沒有多說什么,轉身仍回石室去了。

李虎疑惑地看著李興的背影,心中嘀咕道:“奇怪,興少爺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。”

小說《天元冥君》 第05章 天雷血經.天雷武經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青春小說
  2. 懸疑小說
  3. 重生小說
  4. 古言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气冲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