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武俠 > 亂世逍遙記

更新時間:2019-06-28 15:08:48

亂世逍遙記 連載中

亂世逍遙記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常居九 分類:武俠 主角:白慕華朱英

主角是常居九的小說是《亂世逍遙記》,是作者白慕華朱英寫的一本武俠類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朝廷腐敗,武林動蕩,分爭恨不休。兒女情長,愛恨癡纏,江湖任漂流。孰好孰壞,原本難分。滄桑患難,有情人雖成眷屬,世事難全,尚有癡心人未歸…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程青騎在馬上,轉頭見楊君衣襟飄飄,自有一番風度,心想:“楊大哥長得倒挺俊。”隨即問道:“楊大哥,你當真不會武功嗎?”

楊君道:“當真不會,爹爹媽媽要我學,可我偏不學,便偷偷跑了出來。”

程青皺眉道:“你這人有點兒傻氣,行走江湖,不會武功豈不要吃大虧?我可不像你,我媽不讓我學,可我偏要學。”

楊君道:“武功有什么好的,我不與旁人爭論,他們自不會尋我麻煩了。”程青只得搖頭嘆氣。

楊君忽問道:“程青妹子,適才那群壞人為什么追你?”

程青笑道:“那些壞人啊,嘿嘿,寶貝被我給借來了。”

楊君疑道:“既是借的,他們為何追你?想必是你沒及時歸還他們了,他們那般追你,定是什么重要的寶貝吧,你怎能借了東西不還?”

程青道:“楊大哥,你怎生這般呆氣?我說借的你就當真以為是借的,既是寶貝,他們又如何肯相借于我?”

楊君問道:“那便你是偷的了?”

程青嘻嘻一笑:“你總算聰明。”

楊君眉頭一皺,道:“你小小年紀,怎就行此小人之徑?自己的便是自己的,不是自己的人家不肯借,你又何必去偷?”

程青顯得不耐煩,道:“楊大哥,你說話忒也啰嗦,偷了就偷了,即便我不去偷,始終也會有人去偷。這兩匹馬也是我偷的,你不也騎著嗎?”

楊君聽得這馬匹竟也是她偷的,旋即勒住,叫道:“啊喲,這馬匹竟也是你偷的?罪過罪過,程青妹子,你速將馬匹騎回去還與人家,若是別人也要趕路,豈不是耽誤了行程?”

程青也即勒住馬匹,怒道:“你這人婆婆媽媽,像個和尚似的!在江湖上行走,誰又能管得住自己手腳?我瞧你救我一命,這才尋來馬匹與你去昆侖山,你不知好歹,還來數落于我。”

楊君見她喜樂無常,急道:“不是不是,程青妹子,咱們做人應當坦坦蕩蕩才是,怎能行那些小人做的勾當?”

程青怒道:“你罵我是小人?呸!那你自己去昆侖山吧,我不理你了。”說完雙腳在馬腹上一踢,那馬吃痛,嘶叫一聲,揚塵去了。

楊君叫道:“程青妹子,程青妹子。”程青卻哪里理會?那馬奔得快,片刻間便隱沒在山道中。楊君不禁垂頭哀嘆:“島外的人可奇怪的緊,不是逢人便打,便是去偷去盜。”或是楊君自小少出家門的緣故,對江湖中事毫不知情,又道:“別人自做別人的事,倒也礙我不著,我做好自己的事便是了。人生在世不過百年,何不活的坦坦蕩蕩,好教后人無從唾罵。”說完轉身撫摸那馬頭,道:“馬兒馬兒,尋你的主人去罷。”當下調轉馬頭,在馬臀上輕輕一拍,那馬長嘶一聲,潑喇喇放開四蹄,踏塵而去。

楊君想到萬無影此刻不知是死是活,心中好生焦急,只得加快步伐向昆侖山走去,不覺天色漸黑,楊君獨自走在這荒山野嶺之中,卻也毫無懼意。

這六月的晚間,明月高掛,繁星點點。山林中更是清風吹拂,蟲鳴鳥叫,當真別有一番韻味。楊君聽見蟈蟈的叫聲,便學蟈蟈叫幾聲,聽見貓頭鷹叫,便又學幾聲。夜晚趕路多有不便,楊君也只好慢慢走著,這般悠悠然,忽見前方隱約有火焰升起,楊君好奇心起,慢慢走去。

待走近過去,細一看時,只見七名勁裝結束的漢子坐在一堆明晃晃的火焰旁,年紀相差不多,最大的不過六十,最小的也不低于四十五。楊君急躲到樹后觀看,只聽那為首的一名漢子道:“不曉得二弟他們有沒有追到那女娃娃。”

另一名漢子道:“那女娃娃想來也沒多大本事,憑二哥本事,捉她自是絲毫不費氣力。”

那為首的漢子道:“那女娃娃忒也大膽,連我青城十雄的東西也敢偷,可真是氣煞老子!”這二人說話,與日間在酒肆追程青那人一般,均是川音。

楊君聽了,暗道:“他們說的女娃娃想必便是程青妹子了,日間那三人想來與這七人是一道的,程青妹子盜了別人寶貝確實不該。”

只聽那為首的又道:“這青銅神鼎乃是我兄弟十人練功所要,若是就此丟失,內力再也不能進增,還如何稱霸中原武林。”

另一名漢子道:“大哥所言極是,不過二哥還沒回來,我們著急也是沒用。”

楊君聽他們說起被程青偷了寶貝,暗道:“人家說自家的事,我在背后偷聽,實非君子所為。”當下轉身便走,不想腳底一滑,“啊喲”一聲摔倒在地。

那七名漢子一驚,齊刷刷站了起來,為首那漢子問道:“什么人?”楊君爬了起來,向七人走過去,行了一禮,道:“晚輩楊君,路徑此地,打攪了各位大王,恕罪則個。”

那漢子見他文文弱弱的,心下起疑,問道:“你可聽見咱們說什么了?”

楊君暗道:“君子敢做敢為,我若坦誠相待,想來他們也不會與我為難。”當下說道:“小子聽見有個女娃娃偷了你們練功的寶貝,你們已有人去追了,大王,雖然那女娃娃有錯在先,你們若擒住了她,萬不可逞兇傷她。”

那漢子眉頭一皺,道:“怎么,你認得這女娃娃?”

楊君手拿折扇,雙手搖道:“識不得,識不得。”心中卻道:“雖然程青妹子有錯在先,見你們這般諱莫如深,想來也絕非善類,我若說識得她,你們豈能容我離開?”

那漢子見他一人在這荒山之中,還道他是位武學高手,道:“閣下既認不得她,那不如我們坐下一起敘敘如何?”

楊君搖頭道:“小子還有要事在身,恕不能相陪了。”說完轉身便走。

其中一名漢子忽地躥到楊君前面,道:“你這龜兒子,既曉得了我兄弟十人的練功法門,豈能就此離去?”

楊君道:“小子無意聽到,乞請大王恕罪,那寶貝是各位大王的,小子拿來也沒用處。”

那漢子聽了,怒道:“格老子,你膽敢小覷青銅神鼎!”

楊君忙道:“不不不,那是大王的寶物,小子自不敢小瞧于它。只是小子不習武功,要來沒用。”

那漢子不知他當真不會武功,只道他有意戲辱,問道:“不知兄弟師承何門何派?”

楊君道:“小子無門無派,大王待怎樣?”

那漢子心中勃然怒起,忽地一掌打出,楊君正待避讓,卻已不及,只聽“啪”的一聲響,臉上登時便紅腫起來。那漢子一愕,隨即同另幾名漢子一齊大笑起來,說道:“我還道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,膽敢在我青城十雄面前猖狂,哪曉得竟是個膿包。”

楊君伸手捂住臉頰,眼淚險些掉了出來,怒道:“你憑什么打我!”

那漢子知他絲毫不懂武功,當即抓住他衣領,喝道:“就憑你這膿包也敢小覷青銅神鼎!說,你到底認不認得那女娃娃!”正待舉手再打,忽聽得“嗖”的一聲響,火光照耀下,只見一枚銀針朝那人射將過來,那人見勢,急放開楊君,向后一退。他見這枚銀針放的平平無奇,當即喝道:“哪個不怕死的,膽敢在老子面前賣弄這般粗淺功夫?”

前面一株樹后跳出個少女,叫道:“不許你們欺負楊大哥。”細一看去,這少女鐘靈毓秀,一身青衣,正是程青。楊君又復見到程青,心中喜極,道:“程青妹子,你來救我了?”程青道:“楊大哥你快過來,他們是壞人。”楊君當即向程青奔去,笑道:“我自然知道他們是壞人。”

適才那漢子一心要尋回青銅神鼎,哪里肯讓他走掉?當即騰身而起,已躍到楊君面前,喝道:“你這膿包,要走么?”他不等楊君答話,雙手朝他一抓,迅速在其雙肘曲池穴上一點,楊君周身立時便酸軟無力,怒道:“你們幾個大人,來欺辱我們手無縛雞之力之人,還稱什么青城十雄,呸,也不害臊。”那漢子卻哪里理會?朝其余六人道:“昨日就是這女娃娃盜了神鼎,咱們上。”說著揮拳向程青躍去。

那六人聽得吩咐,紛紛上前相斗。程青見六人同時攻來,忙向后躍去。楊君無奈動彈不得,只看的心中暗暗著急,叫道:“青妹,你快用針射他們。”程青道:“沒有了,適才已在林中用完了。”楊君只得“啊喲”叫苦。

程青眼見一人拳頭已至,當即側身避開,哪想邊上兵器又至,又復矮身躲避,正避間,另一人已跳到她前面。這一下無處可避,左手已被另一名漢子拉住,那漢子更不容她細想,帶力一拉,便將她拉了過來,順勢在她穴道點了幾下,便再也動彈不得。那漢子笑道:“比起那膿包,你倒要好得多,但要在老子面前撒野,卻還嫩了些。”

楊君見程青也被縛了手腳,叫道:“你們放了青妹,什么事沖我來便是,去欺負一個女兒家,羞也不羞?”

那為首的漢子走到楊君面前,結結實實扇了他一巴掌,怒道:“老子做事,要你這龜兒來多嘴?”楊君只覺臉上**辣的,好不是滋味,心頭更是氣苦難當。

程青見這幾人蠻橫無禮,怒道:“你們再要無禮,我便設法毀了那寶貝,誰也休要再想。”

那為首的漢子一驚,隨即笑道:“適才是咱們兄弟的不是,不知神鼎在何處,還望姑娘示下。”言語中禮貌尤佳。

程青道:“你這般對待我們,要我如何示下?”

那漢子道:“只要你將神鼎歸還,自當放了你不再追究。”

程青笑道:“咱們兩個人,放了我一個可不成。”

那漢子忙道:“好好好,便放了你們兩人。”

楊君見那漢子頷首低眉,心中厭惡至極,忙道:“青妹,莫著了他道,他們這般**,即便還了他,又豈能輕易放了咱們?”

那漢子聽了,怒喝道:“老子好說歹說,你這膿包別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楊君道:“不知大王何時給楊某敬酒吃過?幾個大人來欺負娃娃,還稱什么青城十雄,我瞧啊,倒像是群沽名吊譽,浪得虛名之士。”

適才縛住楊君那漢子聽他言語不敬,怒喝一聲,罵道:“老子兄弟十人這青城十雄做的名正言順,你小子算個狗屁東西,膽敢辱沒?”

楊君笑道:“既做得名正言順,那便要稱得上一個‘雄’字,為何還來欺辱咱們?”

那為首的漢子喝道:“廢話少說!快將神鼎交出來,可饒了你們性命。”

楊君見他一副惡狠狠的模樣,心中惡意更增,道:“先前是要還與你們的,可現今又不想還了,我說不還便是不還。”

那漢子怒道:“你不怕死嗎!”

楊君笑道:“死有何懼?你也不過比我多活幾年,又有什么好值得高興?”

那漢子大怒,道:“我且看你嘴硬到幾時。”說著攜了楊君,向那六人道:“將這女娃帶上。”

另一名漢子攜了程青,與那為首的漢子當先而行,快速朝林外奔去,其余五人尾隨其后。

楊君與程青被人攜在腋下,只覺兩旁樹木不住倒退,也不知他們要做些什么,索性不去理會。程青道:“楊大哥,先前是我的不對,惹你生氣了罷?”

楊君笑道:“怎么會?我也對你啰嗦半天,你現在還生不生我氣?”

程青也即笑道:“開始是生氣,但在林中用銀針射那些嘰嘰喳喳的小鳥,已經消了氣了。”

楊君聽她用銀針射鳥,叫道:“青妹,鳥兒在叢林中自由快活,你怎地就殺了?所謂走路恐傷螻蟻命,愛惜飛蛾紗罩燈,你卻隨手便殺了許多鳥兒。”

程青嗔道:“你又來說我了。”

楊君見她不大高興,怕她復又生氣,忙道:“好了,不說了,我不說了總行罷?”

這時七人已奔出林子,將兩人放在地上,那為首的漢子道:“老子再給你們一次機會,如果交出神鼎,這便放了你們。”

楊君道:“你這人怎么這般哆嗦?我說了不還就是不還,你越是無禮,我就越是不還!”

那漢子氣急,將楊君拎起來向前走了幾步,道:“當年老子險些讓人從這推了下去,如今讓你嘗嘗厲害。”

借著月色,楊君瞧的清楚,這里竟是懸崖,低頭看去,但見崖底黑漆漆的不見深淺,心中一急,道:“你要怎樣?”

那漢子笑道:“你不是不怕死,事到如今,如何又這般害怕?”

楊君昂然道:“君子當生有所為,如今不明不白讓你害死,雖不懼怕,卻嘆可惜。”

那漢子怒道:“你不必同老子掉書袋,管你君子還是孫子,今日若不交出神鼎,一樣得死。”

程青見他模樣兇狠,生怕惱將起來真將楊君推下深淵,急道:“放了楊大哥,神鼎我自會還給你們。”

那大漢笑道:“果然是這女娃娃聰明,你且說說,神鼎在何處?”

程青稍一沉吟,道:“在混元派掌門人萬無影身上。”

那漢子一驚,隨即怒道:“神鼎怎會跑到他身上,莫非你消遣老子?”

程青道:“如今咱們落在你手中,怎敢再來與你消遣?那日我見你們用神鼎煉制藥物,我便偷了去如法炮制,不想被萬掌門給看見,他見神鼎神通,練出的藥物具有增強功力之效,便從我手中奪了去。”

那漢子見她說的認真,將信將疑:“此話當真?”

程青道:“決計不敢騙瞞。”

楊君見她說來,暗道:“我先與萬前輩在少林寺相遇,再與青妹在市集相遇,他二人未能碰面,如何她便說那神鼎被萬前輩所奪?聽青妹日間的說法,當是與萬前輩有什么怨結,因此想陷害于他。”一想到此節,不禁搖頭道:“青妹,你如何這般對待萬前輩?”

那漢子只道是程青說出了神鼎的所在,楊君怕自己兄弟十人去尋萬無影晦氣,因此數落于她,怒道:“你這膿包冥頑不靈,好不開竅,今番助你一臂,好讓你知曉利害。”說著拎著楊君直往崖底摔去。

楊君先前被點了穴道,渾身無力,這時被他忽地扔下崖底,只覺耳旁風聲呼呼,心跳驟快,暈了過去。

程青忽見他將楊君扔下崖底,大吃一驚,心中一緊,便如墜入萬丈深淵,竟是呼吸不得,兩行熱淚簌簌落下,過得片刻才說出話來,急叫:“楊大哥,楊大哥!”但楊君已被那漢子扔下崖底,如何能再聽見?

程青爬到崖邊,向那漢子狂叫道:“我已說出神鼎所在,你們……你們為何還要害死楊大哥?”待向崖下望去,只見黑漆漆的不見深淺,兩人相識雖只一日,但經此患難,也是因她而起,想到楊君摔將下去,成為一團肉泥,從此與他天人相隔,永不能再見,腦中登覺一陣天旋地轉,就此昏厥過去。

小說《亂世逍遙記》 第一〇章 天旋地轉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宮斗小說
  2. 幻想小說
  3. 現代小說
  4. 架空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气冲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