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重生 > 發家致富從吹牛開始

更新時間:2019-06-28 14:50:53

發家致富從吹牛開始 連載中

發家致富從吹牛開始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大俠藺如是 分類:重生 主角:何云生夏雨幽

主人公叫大俠藺如是的小說叫《發家致富從吹牛開始》,它的作者是何云生夏雨幽傾心創作的一本重生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重活一世,空降大唐,當改變命運,掌控規則。前世膽小自卑,步步為營,雖走上巔峰,卻留下遺憾,以自誅而終。重獲新生,當反其道而行之,破繭成蝶,理應肆意人生。權力的巔峰,是金錢,是地位,是女人,是名望,是鮮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哥哥,你醒醒呀!哥哥。”

迷迷糊糊中,何云生聽到一個小女孩在呼喚。

“夫人,這、三少爺氣息全無,脈搏不存,只怕是已經去了,恕老朽無能為力。”

一間不算寬敞,雖然干凈,卻是比較寒酸的屋子里。一個看似大夫的老者,將手從躺在床上的少年手腕處挪開。

“夫人,夫人。”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,連忙扶住站立不穩的婦人。

“哥哥,哥哥你醒醒呀!娘,哥哥是不是死了,嗚嗚,我要哥哥,我不要哥哥死。”

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搖晃著床上少年的手臂,眼淚稀里嘩啦的流著。

“嗚嗚、嗚嗚,少爺,你別死啊!”另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,也跟著哭泣。

何云生只覺得胸中氣悶,對那杜月希的結婚對象,深出了怨念。

他還記得,杜月希說,對方叫崔燦,他牢牢的記住了這個名字。

“啊!崔燦,(摧殘)我要摧殘你。”何云生大吼一聲,猛然站起,雙手握拳,面部猙獰。

“啊!鬼呀!鬼呀!”

那大夫看到突然間站了起來,一副兇神惡煞模樣的少年,頓時連爬帶滾的沖出了房門,連醫藥費都不要。

“哥哥,你醒了。”

那十二三歲的少女,看到何云生突然間站了起來,停止哭聲,抓住他的手臂不斷的搖晃。

“云生,你?啊!醒過來就好。”那婦人看著何云生醒過來,頓時喜極而泣。

“這?”

扶著婦人的女子,卻是有些疑惑,大夫明明說何云生已經死了,怎么就突然間莫名其妙的活過來了。

那兩個十二三歲的女娃不懂事,夫人因為兒子失而復得,不會多想。

可她就不同了,大夫說何云生氣息全無,脈息不存,他覺得不會有假。而且何云生的突然活過來,還將大夫嚇得半死,這讓她皺起了柳眉。

“難道真的鬧鬼了?”少女疑惑。

“你是誰?”

何云生奇怪,看著穿著古怪,小臉上淚水還沒有干透,不斷搖晃自己手臂的女娃。

“啊!哥哥,我是云曦,何云曦呀!你不認得我了。”小女孩精致的臉蛋,布滿了疑惑,還有委屈,哥哥竟然不認識自己。

“這里是哪里?叫你們院長,快叫你們院長。”

何云生覺得這里或許是醫院,他吃藥自殺,這里應該就是將他救活過來的醫院。

只不過,這個醫院有些奇怪。

他心里想著,自己喝的藥足夠自己死亡的了。這家醫院竟然能夠將他救活,必定是特殊的醫院,奇怪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房間中,四人都是古怪的看著他。

“哎呦,這、這活過來了,卻是瘋了,這以后該怎么辦呀?”那婦人看到何云生這般模樣,坐在椅子上,再次痛哭起來。

“瘋了,誰瘋了?”何云生在身上摸索,發現自己的衣服也很奇怪,但什么也沒有。

“把電話給我,打電話給我助理,讓她過來,讓秘書也過來。”何云生看著,那在他眼里還算正常一點的女子說道。

“電話,秘書,助理,什么東西?”女子看著何云生,疑惑。

“哎呦,我聽說三弟死而復生,厲鬼歸來,還說什么要摧殘我?我倒是要瞧瞧,你是怎么摧殘我的。”

這時,一個少年走了進來,只見他身穿錦緞華服,十七八歲左右年紀。

想來,這少年是遇到了剛剛出去的大夫。

何云生看著,覺得此人還算長得人模人樣,不算太惡心。

不過,他此時心情極差,看這少年的架勢,是在有意正對他,頓時心中一團火就冒了起來。

自己說要摧殘那該死的崔燦,這小子卻是跑過來說,自己要摧殘他。

何云生料定,此人必定是那崔燦的人。

“二少爺,你何必幸災樂禍,三少爺就是被你推到在地,差點再也醒不來的。”

那十六七歲的女孩雖然疑惑何云生死都死了,卻是突然間醒過來,可畢竟是自家少爺,在外人面前,還是要幫襯著的。

“哎呀,心疼了,庶出的,死了,父親也不會把我怎么樣?”那少年卻是不屑。

“倒是你,長得還算可以,跟著這么個窩囊少爺,有什么前途,不如跟了我得了。”少年邪笑兩聲。

女孩看到少年如此輕浮,知道自己說不過,冷哼一聲,不再說話。

“我說老三,就你那窩囊樣,死了也是活該。”少年看到女子不理他,便指著何云生罵道。

“你在說我?”何云生指著自己問道。

他覺得這少年應該就是崔燦的人,只是他覺得這少年與那女子的對話很是奇怪。

“啊!哈哈,你不會是真傻了吧!腦子沒有問題吧!我不說你,我說誰呢?”少年指著何云生哈哈大笑。

“媽了個巴子。”何云生頓時壓不住心中的怒火。說什么自己窩囊,我靠,呸。

自己喜歡了十幾年的女人,要跟別的男人結婚了,那個男人竟然還派了個人來惡心自己。

是可忍、熟不可忍。

何云生一個箭步跳下床來,掄起拳頭,在眾人震驚中,三步兩步沖到那少年跟前,一拳便轟了過去。

“云生。”

“少爺。”

“哥哥。”

屋子里面,所有女人都睜大了眼睛,張開嘴,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“哎呀!老三,你竟然敢打我,你不想活了,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?”

只見那少年從地上翻起來,右眼黑了一拳。

“打的就是你。”何云生看著少年,心中的氣,瞬間消失了一大截。

“小野種,你竟然敢打我。”

那少年看著何云生,心中抽搐,他沒有想到,這何云生今天竟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,連他都敢打。

“小野種?”

何云生滅下去的一大截氣瞬間又升騰了起來,比之先前還要高漲。

自己父母在自己大學剛剛畢業的時候死了,自己還沒有好好孝順過,這是他人生中的遺憾。

瑪德!竟然有人敢說他是小野種。

何云生掄起拳頭,便又打了過去。

“老三,你瘋了,你不要命了,你知道打我的后果嗎?”那少年被何云生按在地上暴揍,頓時臉上一陣青一陣紫的。

“打你怎么樣?十萬八萬隨便你說,醫藥費,精神損失費,我賠。靠,打你一頓還能破產不成?”

何云生冷笑,瑪德,打了就打了,大不了到時候賠你十天半月的工資。

何云生決定,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活著了,喜歡的人都已經跟別人結婚了,自己孤身一人,何不放縱一點。

“云生,云生,打不得,打不得呀!”那婦人連忙將他拉開,不敢讓他繼續打下去。

“老三,你有種,你等著。”

何云生被拉開后,那少年跌跌撞撞的爬了起來。只見他此刻鼻青眼腫,完全變了一個樣。

少年不敢在多留,此刻的何云生,他覺得很陌生,他怕留在這里又被揍一頓,回去之后,在找人收拾你。

少年急急忙忙的走了,狼狽不堪。

“為什么打不得?他那么囂張,就是欠收拾。”何云生不以為意,打都打了,怎么會打不得。

“完了、完了,這下云禮那小子回去,依二夫人那脾氣,我們指不定會遭什么罪?”

那婦人焦急,臉上都急出了汗水。

何云生莫名其妙,什么二夫人,什么完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打了一個人嗎?

自己有的是錢,大不了多賠償一些精神損失費,還能出什么事不成?

“哥,你把何云禮給打了,二夫人不會放過我們的。”

此刻,那十二三歲的小丫頭,走了過來,拉著他的手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。

“你說他叫何云禮,你叫何云曦?”何云生問道,這兩人的名字,倒是還真像是與他出自一個家門。

難怪,這小丫頭一直在喊他哥。可那何云禮,為什么要喊自己老三呢?

“云生,要不你趕緊出去躲一躲吧!”那婦人滿臉的焦急,突然對何云生說道。

“沒錯,出去躲一躲,你把云禮打了,你父親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那婦人說著,從懷中摸出一塊手帕,打開取出兩塊碎銀子,遞給何云生。

“云生,你拿著這點碎銀子,趕快出府躲一躲。”

何云生驚訝,他接過那婦人遞過來的碎銀子,仔細一看。這還真是真品,不是偽造的,純銀的。

“父親,什么父親?”

何云生將銀子塞回到了那婦人手中,這么些年下來,他雖然不說大富大貴,卻也擁有接近過億的存款,還有不少其它的產業,不會貪了婦人手中的銀子的。

不過,他比較好奇的是,那婦人竟然說他的父親不會放過他,這就讓他奇怪了,自己父母早就雙亡了,哪里還有父親。

“莫不是哪個王八羔子活膩了,亂認我是他兒子。”何云生想到這種可能,頓時,氣又上來了。

這下,他更不能走了,靠,竟然有人敢認他是兒子,他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樣的人,是不是真的活膩了。

就在這時,只見七八個大漢走了進來,架著何云生就走了出去。

“云生,云生,你們要干什么?”婦人驚叫。

“哥、哥,你們放開我哥。”

“少爺。”

四個女人,同時追了出來。

“你們是什么人?你們是要綁架么?我告訴你們,你們這是放法,要坐牢的。”

何云生看著這架著自己,衣服怪異的七八個大漢,心中微懼。

他沒有想到,這光天化日之下,朗朗乾坤的,就有人敢綁架。

自己一個堂堂的公司老總,這說出去,丟人不丟人。

小說《發家致富從吹牛開始》 第二章 死而復生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古代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暖婚小說
  4. 逆襲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气冲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