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外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《重生七零,專治各種不服》完結版精彩閱讀 《重生七零,專治各種不服》最新章節目錄

2019-06-22 14:42:12   編輯:皓雪殤
  • 重生七零,專治各種不服 重生七零,專治各種不服

    小說主人公是米老頭的小說叫做《重生七零,專治各種不服》,它的作者是何瑤謝昭最新寫的一本重生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自從來到七零年之后,何瑤就有了自己的名言:能用拳頭解決的問題都不算問題,能用機智化解的問題都不是問題。空間在手天下我有!但是等等,這個奇葩家伙怎么這么不要臉,怎么攆都攆不走?...

    何瑤謝昭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重生
    立即閱讀

《重生七零,專治各種不服》 相識 免費試讀

手腳的反應比大腦還快,等她聽見嘶鳴聲抬起頭來,那天給她饅頭的少年就站在那里,握著斧頭,神色中滿是戒備。

何瑤眨眨眼,忍不住抽了一口氣,剛剛那人直接砍掉了野豬的尾巴?

謝昭緊握著手里的斧頭,面上卻仍舊毫無表情,那天走的時候就發現何家的柴火不多了。他今天上山砍了幾棵老樹就想送過來,沒想到正好遇見這一幕。

他看了看沒什么大礙的何瑤這才放下心來,再怎么勇敢,畢竟還是個未滿十八歲的少年。,

野豬本來就被何瑤電的不輕,被謝昭砍了兩刀后眸子變得更加通紅,它咆哮一聲朝著謝昭沖去,謝昭握緊手里的斧頭手起刀落,鮮血流了一地。

何瑤見狀連忙拿起柴刀用力的捅向野豬的肚子,野豬抽搐一會兒歪歪扭扭的倒在了地上。

鮮血流了一地,何瑤有些恐懼,有些后怕。

突然聽見身旁有人叫她晃著她的手,“何瑤,你沒事吧?野豬已經死了。”

謝昭擔心的看了看她,小姑娘似乎被嚇著了,臉色慘白,露在外面的手冰涼冰涼。何瑤緩過神來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謝謝你,我沒事了。”

謝昭耳尖微紅,他直起身看向那野豬,血流了一地,好在雪也大,能沖掉不少。

何瑤收拾收拾了自己,很快便緩過神來,“謝謝你!”

謝昭害羞地撓撓頭,“你沒事就好。”

順著何瑤的目光看去,視線落在了野豬身上,詫異的說道:“我以前弄死一只野豬老費勁了,今天是怎么了,這么順利?”

擔心謝昭知道自己的秘密,何瑤忙岔開話題,“天都快黑了,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

她知道謝昭住的那個大院子,住了城里來的知青,與自家有些遠。

謝昭撓撓頭,踢了踢一邊的老樹。

“我今天上山多砍了一些樹,你一個姑娘家就別上山了,先將就著用吧。”

他繃著臉,神情有些嚴肅,和著風雪她看著對方精致的眼眸忍不住笑了一聲道,“謝謝你,你看這頭豬能不能分我一點,這幾天有不少人幫了我家的忙,我想送些野豬肉過去。”

野豬畢竟主要是謝昭弄死的,理應分給他,何瑤也只是隨意提一提。

謝昭連忙道,“不如你明天擺個酒席請大家吃一頓好了。”

按照村里的習俗,家里死人都要宴請一頓,替走的人送行,也是感謝村里人。何瑤家只剩了她一人,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,但終究是不能欠著。

“好。”何瑤點點頭,“等開春了,我送幾只雞給你。”

謝昭怕她不要野豬肉,只好應了下來,何瑤在謝昭的幫助下把野豬挪到院子的一邊,打算等天一亮上村長家說去。

孤男寡女獨處一室畢竟不合適,謝昭把老樹挪進屋時,天已經黑透了,他喝過何瑤端來的水替她把門修好便離開了。

謝昭走了兩步,還是有些擔憂的回過頭,不大的屋子里煤油燈下略顯的蕭條,他快走兩步敲開李大娘的門。因為擔心晚上會出什么事情,打算在這守一晚上。

想起何瑤,雖說是個大小姐,但比自己院中的那些小姐們好多了,洗手做羹湯,不懼危險,這樣的勇敢堅強。

何瑤洗干凈坐在屋里才感覺回溫了不少,暗自慶幸謝昭沒有發現自己的秘密,雖然對方看起來像是好人,但懷璧其罪難保對方不會起貪念。

謝昭待到天快亮時便起身回去了,他路過院子回屋時碰見李珊珊,對方不滿的瞪了他一眼,“謝昭,你怎么才回來,昨天晚上都沒燒熱水,害我們都洗冷水澡。”

謝昭被氣樂了,他靠在門口斜斜的看著她,“同是年紀差不多的,你們是缺胳膊斷腿了?”

院子里包括謝昭住了三個男生和兩個女生,平日里將事情全部全部推給謝昭。謝昭不是那樣斤斤計較的人,但自己累死累活人家根本不當回事,他覺得有些厭煩。

謝昭又想起何瑤,對方年紀比他們還小,細皮嫩肉的,現在照樣生火做飯,洗地擦桌,日子不都是人過出來的嗎。

李珊珊瞪大眼,她生的好看,誰不是巴結她來,沒想到以往溫順的謝昭炸了毛,她喝道:“謝昭,你什么意思,我不就問問你去哪了嗎,你說話怎么帶刺呢。”

謝昭懶得跟她吵,“我不是你們的傭人,自己動手去。”

許博文碰巧拿著書出了屋子,聽見謝昭的話面色難看起來,“謝昭,珊珊好聲好氣的跟你說話,你擺什么譜?你昨天沒回來大家都擔心呢,你現在既然回來了就快去把熱水燒一下吧,我們幾個都等著洗臉呢。”

謝昭譏笑一聲,“擔心?你們是怕沒人做飯伺候你們吧。”

許博文被戳中心事,面色難堪,他上前兩步,假意玩鬧的用拳頭揮過去,“你瞎想什么呢?”

誰料含力的拳頭卻沒有落在謝昭的身上,反而被一把握住,他心下一驚,手卻抽不出來,謝昭湊近他些,少年五官硬朗此刻卻帶著些些狠意。

“許博文,我可不管你在城里是哪家的少爺,小爺我也沒那個功夫天天鞍前馬后的照看著你們,要是再讓我看見你拳頭不長眼的打過來,那你這只手就別想要了。”

說罷,謝昭猛的朝左邊一扭,在許博文發出大叫前又咔的一聲將已經錯位的骨頭接了回去,李珊珊大聲尖叫起來,許博文捂著完好的胳膊一邊慘叫著后退,一邊驚魂未定,背上冷汗連連,剛才的謝昭就像打獵的獵人一般,可怖令人生畏。

謝昭嗤笑了一聲,沒理會兩人,抬腳走進了屋里,他當過兵,對付這幾人完全是小意思,對方太不長眼的話也怪不得他了。

他關上門回了房間,聽見外頭李珊珊和其他人哭訴抱怨著,其他人附和低聲咒罵,卻沒有一個人敢踏進謝昭的屋子里,他忍不住冷笑起來。

這個院子本來只住了他一個人,還是他奶奶心疼他暗地托人尋的一間好屋子。是自己心善的讓他們住進來,可沒想到他們還蹬鼻子上臉。

他想起何瑤空曠的房子眼睛猛的亮起來,何瑤的房子也是村里安排的,她父母走后空出了不少,自己是不是可以搬過去了?畢竟何瑤一個人住著也不安全,多個人多個照應。

謝昭想到這里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小說《重生七零,專治各種不服》 相識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牛气冲天注册